玩家文集:嗑着合剂却本外替补的狂暴战
2016-12-27 12:20:43 作者:催人泪下的小说 来源:17173 浏览次数:0
摘要:团长是一副凶脸孔,主力也没有好声气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狂暴战到店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
\

  奥格的AH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:都是当街一个圆形的大房子,房子面站着拍卖师,可以随时叮药。

  打本的人,傍午傍晚进了团,每每花四十G钱,买一组药,——这是十多年前的事,现在每组要涨到几千,——靠邮箱站着,热热的喝了等拉进本;倘肯多花一千,便可以买一组延时之力,或者大烹饪,提高输出了,但这些顾客,多是开荒团,大抵没有这样阔绰。只有做炼金的,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,要大量材料,慢慢地做药。

  我从60级起,便在部落的强力公会里当输出,团长说,我脑子太笨,怕开荒不了新的boss,就在外面待命替补罢。

  外面的替补兄弟们,虽然容易说话,但唠唠叨叨研究机制属性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输出数据从团队频道发出,看过团本里有划水的没有,又亲看将装备搭配和技能占比,然后放心:在这严重监督下,划水也很为难。

  所以过了几天,掌柜又说我打不了这DPS。幸亏拉我进会的朋友的情面大,不好踢我,便改为专管刷团的一种无聊奶妈了。

 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副本里,专管我的职务。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

  团长是一副凶脸孔,主力也没有好声气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狂暴战到店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
  狂暴战是嗑着合剂而唯一替补的人。他身材很高大;双持大斧,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;一对黯淡无光的牛角。穿的虽然是880,可是又老又破,似乎两个月了没有换过,也没有核心橙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循环监控buff之类,叫人半懂不懂的。

  因为他是战士,别人便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屌丝战。屌丝战一到本,所有打团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狂暴战,你输出又打出新低了!”他不回答,对炼金说,“来一组无尽大军,要十个上古战神。”便排出九千大金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黑了人家的钥匙了!”他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和法师打大米,输出被吊着打。”狂暴战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打不过法爷不能算输……法师!……DPS的事,能和法师比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信仰战士”,什么“帅气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副本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  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团长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团长见了狂暴战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狂暴战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治疗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玩过战士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玩过战士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战吼5技能,怎样循环的?”我想,冲钅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。狂暴战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知道吧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字应该记着。将来做战神的时候,配装要用。”我暗想我和战神的等级还很远呢,而且我们团长也从不将狂暴战带着开荒;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是急速25,加上网络延迟保证战吼打出来5技能么?”狂暴战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爆发有四种开法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努着嘴走远。狂暴战嗑了药水,站在木桩面前示范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
  有一天,大约是暗夜要塞要开的前的两三周,团长正在慢慢的摸橙,打开O键,忽然说,“狂暴战长久没有来了。还给他留位置了呢!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一个常打大米的人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……他按断手了。”团长说,“哦!”“他总仍旧是打木桩,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想和法师去拼输出。法爷的DPS,比的了吗?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先立flag,后来是打,打了大半夜,再按断了手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按断了手指。”“按断了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……还是没打过法师啊?许是AFK了。”团长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摸他的橙。

  春节过后,春风是一天暖比一天,看看将近初春;我整天的跟着团,也已经出了几橙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我正在AH乱翻着。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,“来一组合剂。”这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耳熟。看时又全没有人。站起来向外一望,那狂暴战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。他脸上黑而且瘦,已经不成样子;穿一件破板甲,盘着两腿,下面垫一个抑魔金,用草绳在肩上挂住;见了我,又对拍卖师说道,“一组延时之力。”拍卖师也伸出头去,一面说,“狂暴战么?你邮箱里还有点药没拿呢!”狂暴战很颓唐的仰面答道,“这……拿了也是垫底罢了。这一回是新配装,数据要好。”团长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“狂暴战,你又打不过T了!”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“取笑?伤害要是不低,怎么会被刷屏?”狂暴战低声说道,“翻车,翻,阎王……”他的眼色,很像恳求团长,不要再提。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便和团长都笑了。我买了材料,做了药,挂在AH上。他从破包裹里摸出四千大钱,放在拍卖师手里,见他走路慢慢悠悠,原来他便用鼠标按过来的。不一会,他吃了药剂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用这鼠标点着慢慢走去打木桩

  了。

  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有看见狂暴战。到了年关,团长打完副本说,“战士buff了不少,很厉害呢!”到第二年的端午,又说“战士现在团本里确实还行呢!”到中秋可是没有说,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。

 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——大约屌丝战的确AFK了。



相关报道:

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
  返回首页 | 最新资讯 | 资源下载 | 魔兽图片 | 魔兽单机 | 技术攻略 | 玩家视频 | 最新更新
本网站为热爱怀旧WOW的玩家们建立的魔兽世界游戏俱乐部,仅供内部交流和学习使用,非盈利和商用.如有侵权之处,请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16 - 2017 PYWOW.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平原魔兽世界私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