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兽相声剧本:《大法师》
2017-11-27 09:58:50 作者:祝踏岚2000 来源:NGA 浏览次数:0
摘要:相声灵感来自于一段传统段子《大保镖》,说相声的两位是法师卡德加和烹饪狂魔诺米
\
 
 
诺 米:谢谢大家的掌声,人来的真不少,满坑满谷都坐满了。
卡德加:哎,谢谢大家对我们的鼓励。
诺 米:今天这台晚会是在咱们达拉然举办的活动。
卡德加:NGA的庆典嘛。
诺 米:不容易,对吧。
卡德加:哎!
诺 米:今年是咱们NGA成立五十周年啊,这个……
卡德加:啊?
诺 米:五十年呐,同志们,四舍五入就是一世纪啊……
卡德加:不不不,您等会儿。
诺 米:怎么了?
卡德加:好家伙,一张嘴成立五十周年,这NGA得是国企吧?
诺 米:算什么国企。
卡德加:就是啊。
诺 米:现在都流行混合改制。
卡德加:嗨!你还来劲儿来还是怎么着。
诺 米:怎么回事。
卡德加:哪有那么些年。
诺 米:你说多少年。
卡德加:十五周年。好嘛,十个手指头不够数,这位。(抓狂)嗨!就别数了!
诺 米:反正就是十五周年。
卡德加:哎。
诺 米:一路走来可是不容易。
卡德加:那是。
诺 米:尤其是最近几年啊,了不得。
卡德加:是发展得不错。
诺 米:拍电影做综艺……
卡德加:倒是有几部作品。
诺 米:最有名的,还雇了一特别漂亮的形象代言人。
卡德加:那叫聘请!还有形象代言人,这我可是头一次听说。
诺 米:叫什么,那个叫NGA BABY
卡德加:谁啊?
诺 米:你都不看电影电视,国内最有名的女明星啊。拍过好写个电影,还上过跑男啊
卡德加:嗨!什么NGA BABY ,人家叫angelababy!
诺 米:噢,angelababy。
卡德加:哎。
诺 米:上的那个综艺节目叫《奔跑吧脚男》
卡德加:什么呀!人上的叫跑男!《奔跑吧兄弟》!跑男。
诺 米:这是NGA的一档游戏综艺节目。
卡德加:跑男不是NGA的。
诺 米:不是NGA的?那为什么请NGA BABY?
卡德加:什么呀,angelababy!
诺 米:angelababy上的脚男。
卡德加:哎,跑男!
诺 米:跑男不得用脚吗?脚男!
卡德加:嗨!什么都不懂啊这位,跑男是浙江卫视的节目!脚男是NGA的节目!
诺 米:原来NGA是浙江卫视的?
卡德加:什么啊!
诺 米:还敢说你们不是国企?
卡德加:您得捋清楚了,NGA和浙江卫视是两个单位,NGA做的是游戏综艺《奔跑吧脚男》。
诺 米:那脚男请了NGA BABY吗?
卡德加:哪来的NGA BABY啊?
诺 米:你刚不是说跑男请了NGA BABY吗?(怒)讲道理啊!
卡德加:好嘛,我这说不清楚了。
诺 米:我听着都糊涂。
卡德加:我头都大了,我跟您说啊。
诺 米:啊?
卡德加:您说的那大明星angelababy,人家参加的是跑男!
诺 米:angelababy上跑男。
卡德加:对了!
诺 米:NGA BABY上脚男!
卡德加:什么呀!
诺 米:上了跑男的angelababy不让NGA BABY冒充angelababy上跑男。
卡德加:嗐!
诺 米:不能冒充angelababy的NGA BABY上不了跑男只好上脚男。这回清楚了!
卡德加:好嘛,这份儿乱呐,改绕口令了。我告诉您啊!没有什么NGA BABY,中国就一个明星angelababy,人家上的是跑男,您搞混了!
诺 米:angelababy?
卡德加:对!
诺 米:NGA,不卑鄙。
卡德加:哎~没您卑鄙,这都什么呀?
诺 米:高尚是高尚者的通行证,卑鄙是卑鄙者的邀请码。
卡德加:邀请码这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,别胡说,人angelababy压根儿就是不是什么代言人。
诺 米:噢,angelababy不是NGA的代言人?
卡德加:多新鲜哪。
诺 米:好,我也觉得她不合适。
卡德加:为什么啊。
诺 米:腕儿太小。
卡德加:angelababy还腕儿小哪?
诺 米:要说代言,您要比她合适。
卡德加:唷,我还比她有腕儿哪。
诺 米:今天得向大家隆重介绍下站在我身边的这位老师。
卡德加:您客气。
诺 米:魔兽世界著名的法师卡德加卡老师。
卡德加:您老师。
诺 米:卡老师可是了不得,魔法世家。
卡德加:倒是挨着点儿边。
诺 米:您想想,卡老师作为一个兽人。
卡德加:啊?
诺 米:在一次工伤事故中失去了双手。
卡德加:不不。
诺 米:但人卡老师虽命运遭遇不测然而意志却没有消沉。在断臂之上装上一对精钢拳套,是黑黝黝沉甸甸锃光瓦亮,上铸有一对钢刀是寒光闪闪耀眼迷人,泰山压顶如雷震,进步撩阴取连环……
卡德加:什么词儿啊,您这说的是法师啊?
诺 米:说明您身残志不残啊。
卡德加:我看你是脑残。
诺 米:怎么说话的。
卡德加:废话,我一大活人站你边上你说是兽人,你瞎呀?
诺 米:卡德加•刃拳嘛,最狠的兽人。
卡德加:兽人那是卡加斯•刃拳!
诺 米:您是?
卡德加:卡德加!人类法师卡德加!
诺 米:啊,对对,人类法师卡德加,这回错不了了。
卡德加:什么记性。
诺 米:卡德加,您老师是艾泽拉斯星界法师麦迪文。
卡德加:这回对了。
诺 米:嘿,可是了不得啊,星界大魔法师,篮球打得棒极了,人和姚明是哥们儿!
卡德加:嗐!打篮球那是麦迪啊!宝贝。
诺 米:您老师是?
卡德加:麦迪文!
诺 米:哦哦,就算麦迪文。
卡德加:什么叫就算,人本来就叫麦迪文!
诺 米:这外国人名字麻烦,反正就那意思啊,卡德加老师是七岁学文,九岁习武,一十七岁临危受命于肯瑞托议会,前赴城堡卡拉赞学习魔术。
卡德加:魔法!
诺 米:对对,学魔法。您和您两位同学赫敏和罗恩,在卡拉赞格兰芬多学院学习魔法。
卡德加:这是哈利波特啊,哪有赫敏和罗恩啊?
诺 米:那您的同学是谁?
卡德加:先是自个儿学,后来的同伴是洛萨爵士和刺客伽罗娜。
诺 米:对,就是这俩货!
卡德加:什么词儿啊!
诺 米:后来你老师麦迪文被恶魔所控制,心智大乱要毁灭世界。无奈之下,你只有和你的同伴谋刺你的老师,来换取世界和平。
卡德加:嗐,也是没办法,魔兽世界里死了反正能复活嘛。
诺 米:于是乎你花重金,得到了你老师最想要的一副画。
卡德加:画?什么画啊?
诺 米:angelababy的守望先锋COSPLAY写真集。
卡德加:还没忘这angelababy哪?
诺 米:念着顺嘴儿嘛。
卡德加:我这老师也是老不正经。
诺 米:你老师这一生本是正大光明功成名就,然而正所谓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
卡德加:这是老话。
诺 米:堤高于岸,浪必摧之。
卡德加:我老师就是浪催的,不然看那写真集干嘛。
诺 米:于是你们几个商量一番,选了个吉日。
卡德加:杀人还选日子哪,杀人的那叫忌日。
诺 米:你和你的两位小伙伴一起,向你的老师献上了这卷画册。
卡德加:谋划得还挺周到。
诺 米:你和那兽人女刺客伽罗娜商量好,将匕首藏于画卷当中,只等你老师将画册摊开,图穷匕首之时,正好由那伽罗娜取你老师性命!
卡德加:好嘛,又改荆轲刺秦了。
诺 米:于是你缓缓铺开画卷,你老师面红耳赤,双眼圆睁有如铜铃两个,死死盯着这画上的美人。
卡德加:我老师也太没见过世面了。
诺 米:你老师是鼻孔流血,哼吧气喘,你刚把画册摊到一半,只见你老师眼珠一番,双腿一蹬。(学)呕儿~~~
卡德加:这就死啦?
诺 米:背过气去了。
卡德加:好嘛,这没见过世面还当什么流氓哪,死得多冤啊。
诺 米:风萧萧兮……易水寒……
卡德加:别唱啦!看写真看死了还有脸唱这歌哪。这都不像话!
诺 米:这是跟您开个玩笑。
卡德加:别开玩笑啦。
诺 米:其实我吧,我也是一名法师。
卡德加:你啊?
诺 米:大家伙儿可能对我不熟悉。
卡德加:有头回见面不认识的。
诺 米: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,
卡德加:这应该。
诺 米:我叫诺米,是一名小学生。
卡德加:哎,糯米?包粽子哪?
诺 米:讨厌,什么粽子啊,我说我的名字叫诺米!
卡德加:看您这身段可不像糯米?
诺 米:那你说看像什么?
卡德加:糯米糍!
诺 米:和您这没法聊天,我们熊猫人就这模样,你有意见你跟暴雪提去啊!
卡德加:唷,原来您是熊猫人,失敬失敬。
诺 米:开场这么久了你才看清楚,你是戴墨镜了啊?
卡德加:嗐,我这是黑眼圈。
诺 米:享受生活注意不要过度。
卡德加:什么就不要过度啊。
诺 米:我虽然名不见经传,法术也不敢说有通天入地的能耐,但我的确是一名小法师,修火系专精。
卡德加:唷,火法,这可不容易。
诺 米:说起我成为法师的道路,确实是不容易。
卡德加:火法练功得辛苦。
诺 米:每天我都在达拉然旅店的旅馆里啊,练习火系魔法。
卡德加:旅馆练功?那你练什么呢?
诺 米:练的多了,有蒸羊羔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。
卡德加:等会儿!
诺 米: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、卤猪、卤鸭、酱鸡、腊肉、松花小肚儿、晾肉、香肠儿。椒盐狮腿儿,生拌熊肉末、风干鲭鱼丝,夜之子小食拼盘。
卡德加:好嘛,什么火法,就是厨子。
诺 米:讨厌,不准看不起我们火法师,知道吗?我们练功可是不容易。
卡德加:是啊,这伙房的事儿倒是费力气。
诺 米:有时候和一些玩家切磋,把客人的东西烧焦了,人家骂我啊,打死你个龟孙儿!
卡德加:好嘛,河南玩家。
诺 米:大伙儿都知道啊,我们火法师讲究四门基本功。
卡德加:说学逗唱。
诺 米:那是你们说相声的。
卡德加:那你们的是?
诺 米:煎炒烹炸!
卡德加:好嘛,还是中国厨子。
诺 米:不准称呼我们厨子,我们是火法师!
卡德加:好好,火法师。
诺 米:真是的,我们火法师跟你们不一样,我们有自己的职业大厅。
卡德加:是啊?您这职业大厅叫。
诺 米:火宫殿!
卡德加:好嘛,您学的还是湘菜。
诺 米:川菜也学过一些。
卡德加:对!熊猫可不就四川的嘛。
诺 米:你这是成心挤兑我们熊猫人你知道吗?
卡德加:哪儿啊。
诺 米:告诉你,别吓着。
卡德加:啊?
诺 米:达拉然肯瑞托的六人议会可有我的一份儿!
卡德加:唷!那可是艾泽拉斯最高级别的魔法议会,能有你的一份儿?
诺 米:哼,管得着吗?
卡德加:哎,那我怎么不认识你啊?
诺 米:哦,你也是六人议会的啊。
卡德加:这不废话嘛,六人议会我是主咖啊,站的是C位。
诺 米:撞枪口上了啊,那也有你的一份儿。
卡德加:什么就一份儿一份儿,你今儿把话说明白了,什么叫有你的一份儿?
诺 米:就是肯瑞托你们开饭,我这儿喊:“一人一份儿,一人一份儿。”
卡德加:好嘛,还是厨子。
诺 米:怎么了?你这叫看不起劳动人民知道吗?
卡德加:什么就看不起劳动人民。
诺 米:学艺先学徒,为了学魔法,先在肯瑞托当学徒打杂。
卡德加:唷,如今这年头这么肯吃苦的年轻人不多了啊。
诺 米:还是啊,打杂完了,跟着老师去上魔法课。
卡德加:上课这好啊。
诺 米:话说你们肯瑞托的法师也不行,这么多法师怎么就没有专修火系天赋的哪?
卡德加:专精火法的还真是少见。
诺 米:天天让我学奥术。
卡德加:这是基础。
诺 米:我这脑子不适合学这个,我跟你说。上课尽讲些应用题,说一水池子进水管开着多少时间给灌满,排水管开着又多少时间给放干,问俩水管一起开着多长时间能满,你说你们这不有病嘛!
卡德加:嗐,你学这个奥数啊?
诺 米:讨厌你们肯瑞托的法师,不伺候,走了!
卡德加:不是,您说您这……
诺 米:想当法师一定要在你们这儿学吗?
卡德加:嗐,这个倒真不一定。
诺 米:哪的法师不吃饭,哪的黄土不埋人。
卡德加:都什么词儿啊。
诺 米:走了!此地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。处处不留爷,爷爷家中住。
卡德加:那儿跟那儿啊。
诺 米:于是我离开了达拉然,回到了我的故乡,潘达利亚。
卡德加:熊猫人的故乡。
诺 米:(唱)归来吧,归来哟!浪迹天涯的游子!
卡德加:唱上了。
诺 米:(唱)归来吧,归来哟!别再四处飘泊。
卡德加:嘿,还真是想家了。
诺 米:(唱)我梦想当个火法,学的却是煎炒烹炸。
卡德加:这不瞎耽误工夫嘛。
诺 米:(唱)那故乡的风,那故乡的云。请帮我实现梦想。
卡德加:嘿,那就在家乡好好学吧。
诺 米:我回到了家乡,也是跋山涉水走访名师,终于从锦绣谷往南到四风谷,在一个地方叫半山,让我寻访到了一位世外高人。
卡德加:半山?
诺 米:对啦,那儿还有一个大集市,叫半山集市。
卡德加:哎,这没记错的话,那是熊猫人版本练烹饪的地方啊。
诺 米:这儿有所魔法学院,我走近一看,上书几个大字。
卡德加:哪几个字?
诺 米:新东方烹饪……
卡德加:恩?
诺 米:不是!魔法学院。
卡德加:诶,就离不开这厨子。
诺 米:开这所魔法学校的,是一位奥术火焰冰霜三系天赋都精的大师。
卡德加:唷!那比咱们肯瑞托还厉害。
诺 米:大师姓江名米字小枣。
卡德加:哎,这是教包粽子的厨子。
诺 米:原本已经隐居多年,只因一听我的名字就觉得异常投缘,于是破例收下了我作为他的关门弟子。
卡德加:也是,江米小枣和糯米嘛。
诺 米:于是我在老师的门下,正式开始了火法的学习。
卡德加:是啊?那您给说说,都怎么学的啊?
诺 米:老师的教授方法非常有讲究,他老人家说,所谓火法,乃是三系魔法中最难的一门,讲究是要至刚至阳之气融贯全身而成。
卡德加:嘿,还真是魔法大家。
诺 米:有道是,奥术冰霜守两旁,三昧真火胸中藏。五行之气调阴阳,损心折肺催肝肠!
卡德加:好嘛,你老师是金毛狮王谢逊。这练的不是七伤拳嘛?
诺 米:老师就是告诉你,练习火系法术对身体损伤很大懂吗?你看你练一天下来,甭说这腰酸背痛。
卡德加:这倒是。
诺 米:光这油烟你就受不了。
卡德加:还是在厨房呆着哪。
诺 米:不是,因为练功对身体消耗大,所以一日三餐得讲究营养,食疗进补。
卡德加:噢,那您给说说都是怎么进补。
诺 米:首先老师说了,早上是一天精气神汇聚之时,所以要进补能增加奥术能量的食品。
卡德加:这是?
诺 米:水晶小肚儿!
卡德加:好嘛,小肚儿可就是猪的膀胱。这大早上吃这个腻了点儿。
诺 米:没事儿,我们这做法好。
卡德加:您这是怎么做的?
诺 米:我们不加卤子!
卡德加:干吃啊?这味可大点。
诺 米:甭管了,为了成为法师。呱哧呱哧吃完一大碗,嗝儿………
卡德加:嚯,那到中午哪?
诺 米:中午是一天中阳光最强温度最高的时候,适合吃增加火焰能力的食品。
卡德加:这是?
诺 米:炖吊子。
卡德加:好嘛!
诺 米:老师说了,这道菜最讲究的是食材的新鲜,所以吃的时候只能五分熟。一大盆,呱哧呱哧,嗝儿………
卡德加:哎哟。
诺 米:到了晚上,夜幕降临气温转冷,来点冰霜系的凉菜。
卡德加:这是?
诺 米:大肠刺身!
卡德加:嚯,这是生吃。
诺 米:一盆刚拿出来的大肠,没过水洗还热乎呢,我筷子夹着大肠头,放嘴里这么一嘬。
卡德加:好嘛,您这是嘬大肠里面那点儿东西哪?
诺 米:讨厌!你不要妨碍我成为伟大的火法师!
卡德加:您学这魔法还够骚气的。
诺 米:甭管那个,能成为大法师就成。
卡德加:是啊?
诺 米:话说我跟着老师学了大半年,转眼冬去春来,又到了五月间。
卡德加:端午节要来了。
诺 米:这天我正和老师在院里忙活呢,忽然听见有人叩打柴扉。
卡德加:谁啊?
诺 米:“影踪派!开门查煞能!”
卡德加:好嘛!影踪派上门了。
诺 米:老师让我把门打开,原来门外是两名影踪派弟子,这俩人面色焦急,进了院子见到我老师可是纳头便拜。
卡德加:怎么回事啊?
诺 米:“老师啊,俺们祝掌门让那兽人给抓走釀!”
卡德加:好嘛,听口音这俩弟子是山东熊猫。
诺 米:老师扶起二人问个究竟,原来是这部落首领加尔鲁什•地狱咆哮一心穷兵黩武,为了夺取亚煞极之心,不惜毁灭锦绣谷。影踪派掌门祝踏岚和他大战三百回合,不料想敌不过这半人半妖的兽人妖怪,被他抓进了魔古地宫。
卡德加:这可坏事儿了。
诺 米:老师手里正捋苇叶子哪,一听到这消息啊……
卡德加:捋苇叶子干嘛啊?
诺 米:捋得了好包啊。
卡德加:对,端午节要赶着送货哪。
诺 米:老师一听到这消息,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这兽人真是欺我潘达利亚无人,呀呀呀呀呀呀……
卡德加:这“呀呀”是干嘛啊?
诺 米:压压瓷实啊。
卡德加:还是粽子啊?
诺 米:这不是一般的粽子,这可是添加了我们平常魔法美食的粽子!
卡德加:好嘛,猪大肠粽子!
诺 米:这俩弟子是来请我老师出山哪。
卡德加:老师呢?
诺 米:老师看了看屋里,又看了看我。我想想这区区一个兽人,哪需要劳驾老师出马。
卡德加:是啊?
诺 米:我说,老师我火法已经小有成就,不如这趟就由我代替老师您去会那地狱咆哮一会,定叫他欲火焚身!
卡德加:欲火焚身像话嘛!
诺 米:就是让他尝尝我这火焰的厉害。
卡德加:烈火焚身!
诺 米:对对,让他烈火焚身,叫他有来无回。
卡德加:你老师呢?
诺 米:老师一想,也对,马上就端午了,家里也忙不过来,就由诺米你来代替我走这一趟吧。
卡德加:你老师还真是不耽误买卖。
诺 米:我向老师鞠了一躬,朝两个影踪派弟子一招手,“牵我的牛来!”
卡德加:不是,人都是骑马,这影踪派也是骑老虎,你怎么就骑牛啊。
诺 米:哎,骑牛可仿古。
卡德加:仿哪位古啊?
诺 米:想那太上老君也是一位大法师,八卦炉里练就三昧真火,骑的不是青牛吗?
卡德加:哦,是牛啊。那书上说的是神牛,他这牛会腾云驾雾。
诺 米:我这牛会蹦啊。
卡德加:会蹦?一蹦多远啊?
诺 米:四十。
卡德加:买几年了?
诺 米:三年。
卡德加:蹦过几回?
诺 米:没蹦过。
卡德加:好嘛!废物牛。
诺 米:什么废物牛啊,有用着哪?
卡德加:什么用啊?
诺 米:这牛可是我和我老师的宝贝蛋儿。
卡德加:为什么啊?
诺 米:我们今年最受欢迎的鲜奶糯米馅粽子就靠它了。
卡德加:奶牛啊?
诺 米:话说这牛也是浪催的,肚子下边两排这通甩啊!
卡德加:行了行了,知道这奶水足。
诺 米:一边走还一边尥蹶子哪。
卡德加:嗐,奶牛没受过这负重训练啊,人压根就不是给人骑的?
诺 米:那俩影踪派弟子看着都傻啦。
卡德加:没法不傻。
诺 米:这节骨眼上,我这心一横一咬牙一跺脚,垫步拧腰!蹭!
卡德加:骑着牛跑了!
诺 米:赶着牛跑了!
卡德加:赫!干嘛赶着牛跑啊。
诺 米:三人一溜小跑来到了副本。
卡德加:好嘛,副本这词都出来了。
诺 米:还别说,这联盟和部落的军队也到了,各种魔法科技的一通掩杀,倒是打进了奥格瑞玛,一行人来到了地狱咆哮的王座之前,我这抬头一看哪,哎哟我的个天哎……
卡德加:怎么了?
诺 米:这兽人比变形金刚个头还大哪!
卡德加:多新鲜哪,人是大BOSS。
诺 米:好家伙,这兽人已经是半人半魔了,你说我怎么办。
卡德加:这不有大部队跟着嘛。
诺 米:你是不知道,这王座地堡建在地下,军队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进不来啊,这里面体积最大的除了兽人就是我这牛了!
卡德加:是啊?
诺 米:就身边这几个脚男哪够他打的啊,三拳两脚就被他打趴了。
卡德加:这可不妙啊。
诺 米:这脚男和影踪派弟子可都看着我哪。我顿时是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怎么也是堂堂一个火法师,怎么能折煞了老师的名声。
卡德加:嘿。
诺 米:我朝哥几个一拱手,说:“几位兄长休要惊慌,待小弟前去送死!”
卡德加:送死啊?
诺 米:不是送死。
卡德加:嘴都不利索了。
诺 米:小弟前来受死!
卡德加:好不了了你这回。
诺 米:兽人你,把我leng死?
卡德加:反正是你死。
诺 米:兀那兽人前来受死!
卡德加:终于对了。
诺 米:我赶着这牛啊……
卡德加:还赶着牛哪。
诺 米:正要上前,忽然这地狱咆哮看到我了。
卡德加:唷。
诺 米:伸出两只手,一只手把我捏住,一只手扛起我那牛。
卡德加:这个头可相差太悬殊了!
诺 米:是啊,我心想这会完了,不想一代法师要命丧于此
卡德加:赶紧想辙?
诺 米:嘿,可我那牛啊,它这段时间正产奶哪。
卡德加:是啊?
诺 米:这地狱咆哮一使劲一抗它,它可能觉着挺舒服哪,一放松,这奶就哗哗的……哗!
卡德加:要开闸啊!
诺 米:全呲兽人眼睛里啦!地狱咆哮大喊一声“我勒个去”,撒手捂着一张脸。
卡德加:唷!机会啊!
诺 米:我心想这机会可是转瞬即逝啊,说时迟那时快,我双手运掌,使出吃奶的力气……
卡德加:来了个大火球!
诺 米:掏出个打火机!
卡德加:你不会法术啊?
诺 米:这会儿还提这个有意思吗?
卡德加:不是,你这会儿拿这打火机有什么用啊?
诺 米:我这也是死马当火马医了,我拿出这打火机往半空中这么一比划,你猜怎么着!
卡德加:怎么着?
诺 米:点到牛尾巴上了!
卡德加:牛烧着啦?
诺 米:哎哟我们家这牛可是每天和我们在厨房一起吃一起住啊,每天油烟火燎,这身上全是油啊,一点可就全身都着了。
卡德加:哎呀,想不到这还是头油腻的中年牛。
诺 米:它这一着火啊,可把我们给救了。地狱咆哮正擦眼睛哪,听到我这牛“哞”地乱叫,他刚一看这边,只听得哐的一声。
卡德加:怎么着。
诺 米:和牛撞上了,我那牛被撞得掉进了水里啊。
卡德加:嚯。
诺 米:我正心疼这牛呢,只听得那地狱咆哮嗷地一声。
卡德加:怎么了?
诺 米:被牛撞晕啦!
卡德加:是啊!
诺 米:就后来因为这个事儿,为了表彰我的功劳,大法师吉安娜成全了我的心愿,送给我一个正宗的法师称号。
卡德加:那您得跟大伙儿说说。
诺 米:潘达利亚第一……
卡德加:火法师?
诺 米:火牛师。
卡德加:嗐!
(稍停)
诺 米:这是真事儿。
卡德加:哪来那么些真事儿啊。
诺 米:吉安娜女士就坐在台下,您可以问问啊。
卡德加:嗐,别瞎说了。
诺 米:刚才这一段呢,是源自一出经典段子《大保镖》。最早是张寿臣先生说过,现如今算是少马爷说的最好。咱们在这拿来只能算拾人牙慧,换上魔兽游戏的内容,改动得有点大。
卡德加:是。
诺 米:也不知道有没有改好,还请各位多多担待。
卡德加:谢谢各位。
诺 米:您要是不肯担待。
卡德加:啊?
诺 米:那我们就自己担待了。
卡德加:嗐,您这人性不怎么样。接下来再给大家伙儿规规矩矩说个传统的小段子,叫《四管四辖》。
诺 米:什么叫《四管四辖》?
卡德加:就说我们都说四样东西,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水里游的,屋里坐的。这四样东西要合辙押韵,而且你说的四样东西能管着我的这四样东西?
诺 米:噢,我明白了,就是咱俩一前一后各自说四样东西,都得合辙押韵,而且我说的东西得比您说的东西厉害。
卡德加:对了。
诺 米:好是好啊,有一个问题。
卡德加:什么问题?
诺 米:这是个传统段子。
卡德加:是啊。
诺 米:这个传统段子是由三个人说的,今天咱们就俩人。
卡德加:别介啊,咱们现场找一个。
诺 米:找谁啊?
卡德加:您看,你得算是个火法。
诺 米:您是奥法。
卡德加:所以咱们在法师三系天赋里还差个冰法。
诺 米:噢,那咱们现场找个冰系魔法最厉害的法师。
卡德加:就您刚说那位,吉安娜吉娘娘就在台下,咱们请她上来。
诺 米:嘿,还真是来着了。
卡德加:来来,请吉娘娘上台。
吉安娜:大家好,我是吉安娜。
诺 米:娘娘请,哎呀,和娘娘三秋不见,如隔一日……
卡德加:什么话!
诺 米: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。
卡德加:作死哪你这是。
诺 米:这天儿又凉了,心中甚是想念娘娘。
卡德加:《甄嬛传》又来了。
吉安娜:诺米啊,这么久没见,你这身材可不像是大法师啦。
诺 米:那像什么?
吉安娜:大法饼。
卡德加:对,还是奶油味的。
诺 米:别闹别闹,说好了邀请您来客串一下,说一段这个四管四辖,这规则您在台下都听清楚了?
吉安娜:听起来很简单啊,开始吧。
诺 米:嚯,娘娘真是大气,那就由卡老师您这儿开始。
卡德加:好,那就我先来。
诺 米:来吧。
卡德加:先说一个天上飞的,我说这个还和我们法师有关系。
诺 米:天上飞的什么?
卡德加:天上飞的,乌鸦?
诺 米:老家贼啊?
吉安娜:噢,我知道,卡德加可以变成风暴乌鸦,这是最厉害的法师才会的。
卡德加:哎,我这一说,这辙可就定下来了,乌鸦,发花辙。
诺 米:噢,那就是我们都得跟着你这辙说。
卡德加:对了。
诺 米:没问题,你继续说。
卡德加:地上跑的。
诺 米:是?
卡德加:西瓜!
诺 米:您这都不像话。
卡德加:怎么了?
诺 米:这西瓜能跑吗?西瓜长腿啊?
卡德加:西瓜可以滚着走啊?再说也是地上长的!
诺 米:这有点勉强。
卡德加:甭管,沾地就算了。
诺 米:噢,行行,让你,地上跑的西瓜。水里游的?
卡德加:青蛙。
诺 米:噢,这是水里游的,错不了。那屋里坐的?
卡德加:吉安娜!
吉安娜:这还有我哪?
诺 米:这都不像话,吉娘娘屋里坐着磕瓜子儿哪?
卡德加:嗐,就说这个意思,这叫现挂,懂吗?
诺 米:好嘛,那下一个,谁来。
卡德加:刚都说到吉娘娘了,那吉娘娘先来吧。
吉安娜:好吧,我来。
卡德加:赫,你听人家这声音多好听。
吉安娜:我说了。
卡德加:您说。
吉安娜:天上飞的。
卡德加:您这是?
吉安娜:乌鸦啊。
诺 米:嗐,您得说新的啊,不是让您学她。
吉安娜:噢,原来说新的,对不起。我刚还纳闷你们这游戏真是弱智哪。
诺 米:说新的。
吉安娜:天上飞的。
卡德加:啊?
吉安娜:老鸹!
卡德加:嗐!老鸹像话吗!这不还是乌鸦吗?
诺 米:娘娘,您这么大一美人儿,说老鸹这么粗的词都不像话。您再给换一个。
吉安娜:那刚才卡德加说的是和法师有关的。
卡德加:哎,风暴乌鸦!
吉安娜:那我也说个和我们冰法师有关的,天上飞的!
诺 米:您这是?
吉安娜:雪花!
诺 米:赫,有意思啊,还挺文艺。
卡德加:这怎么管着我那乌鸦呢?
吉安娜:雪花啊,一下雪天气就冷了,你这乌鸦冻着了,飞不了了!
诺 米:嘿!好!
卡德加:哦,冻着我这乌鸦。行行。那地上跑的是?
吉安娜:猹!
卡德加:猹是什么鬼啊?
诺 米:没文化,猹,左边一反犬旁右边一个检查的查字,这是鲁迅先生《故乡》里写的一种动物,专门偷你那西瓜!
卡德加:噢,这还管上了。猹!
吉安娜:水里游的。蛤蟆!
卡德加:哎!等会儿,这不就是青蛙吗?
吉安娜:不一样,蛤蟆又叫蟾蜍,比你那青蛙个儿大!
卡德加:嚯,又管上了。那屋里坐的。
吉安娜:伊瑟拉!
卡德加:绿龙女王伊瑟拉?
吉安娜:哎,这我最有发言权,我最崇拜的一位魔兽英雄。
诺 米:您说的是吉安娜,吉娘娘说的是她的偶像,这得是管上了。
卡德加:噢,行行行,有点意思。
诺 米:下面该我了。
吉安娜:诺米来。说这天上飞的。
诺 米:铁砂!
卡德加:铁砂在天上飞哪?
诺 米:一看你就没有生活经验,这铁砂是那了猎人使的鸟枪的枪子儿。
卡德加:噢,子弹哪?
诺 米:对啦,天上飞的,这是火器,和火法的火沾点亲戚!
卡德加:地上走的?
诺 米:钢叉!
卡德加:钢叉像话嘛?
诺 米:你不懂,还是鲁迅先生说的,刚才吉娘娘说那猹偷西瓜,我这是少年闰土,拿着钢叉刺那猹!
卡德加:是啊?
诺 米:不信问吉娘娘。
吉安娜:对对,这是鲁迅先生写的他少年时的小伙伴,闰土的故事。
卡德加:还真有,那水里游的。
诺 米:虵……你捂我嘴干嘛?
卡德加:好家活,的亏我手快,你们刚说蛤蟆什么的我就觉着不对劲了,你这作死哪。
诺 米:谁叫你说青蛙起的头啊?再说我们不是MO法师吗?
卡德加:少废话,再说就得完蛋了知道吗?
吉安娜:不对,诺米,这个字也不念TA,这个字念She或者Yi。
卡德加:好家伙,文盲啊?
诺 米:好嘛,我念TA念好几年了。
卡德加:换一个换一个,吓尿了被你。水里游的!
诺 米:大白鲨!
卡德加:嚯!这个也太厉害了。
诺 米:厉害吧!告诉你这还不算完!屋里坐的!
卡德加:这是?
诺 米:卡德加!
卡德加:我呀?这能管上吗?
诺 米:一个一个来,都能管上!
卡德加:天上飞的铁砂?
诺 米:射了你的乌鸦,不怕你的雪花!
卡德加:地上走的钢叉?
诺 米:刺了你的西瓜,挑了你的猹!
卡德加:水里游的大白鲨?
诺 米:咬死你的青蛙,吞了你的蛤蟆!
卡德加:屋里坐的卡德加?
诺 米:一手搂着吉安娜,一手搂着伊瑟拉!
卡德加、吉安娜:我(你)流氓啊!
关键词:魔兽相声


相关报道:

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
  返回首页 | 最新资讯 | 资源下载 | 魔兽图片 | 魔兽单机 | 技术攻略 | 玩家视频
本网站为热爱怀旧WOW的玩家们建立的魔兽世界资料网站,仅供交流和学习使用,非盈利和商用.如有侵权之处,请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17 - 2018 PYWOW.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平原魔兽世界私服